网站首页 无码系列 有码系列 女优系列 巨乳系列 人妻系列 国内精品 偷拍自拍 中文字幕 自慰系列 射颜系列 口交系列 欧美精品 动漫精品 强奸乱伦 少妇熟母 车震野外 制服师生 亚洲色图 偷拍自拍 欧美性图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
首页- 武侠玄幻- 武林盟主的霸气生活亚洲视频欧美在线专区

夕阳就要落下,绚烂的晚霞映红大地,整个终南山一片寂静,只有偶尔的几声鸟鸣和微风扶过树叶的细微声响。

  这时,一阵沉重的马蹄声打破宁静,山间的小道上出现了一匹血红色的马,马上坐着一人,咦!不对,是两个人,一男一女,女的是坐在男人的腿上!似乎还一动一动的,微风中还时不时传来“蒽。恩”的呻吟声,十分的撩人。走进一瞧呵呵,原来是对小情人在作爱!

  (唉。世风日下啊!)只见那女子,双手反搂着男子的脖子,双眼半闭,一脸的迷醉表情,那样子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了!男的呢,一双大手,从女子的上衣下穿过,紧紧的捏住那双高挺丰满的乳头,挤压着,蹂躏着,屁股随着马背的颠簸,有节奏的耸动着。粗大的阳具,在那迷人的仙女洞中出出进进。(嘿嘿,他们倒是舒服,可苦了这只马儿啊!驮着两个人不说,还要听着靡靡之音,忍受着欲望的煎熬!)

  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近来在江湖上闻名遐迩的少年奇侠,男的叫卓一航,二十出头,女的叫李香玉,年方十七。卓一航乃天山门下,是一代大侠有“战神”

  之称的方啸天的唯一传人,女的来头就更大了,父亲是现任武林盟主李正阳,从小就拜与方啸天齐名的“凌波仙子”何淑君的门下。

  两人在从师学艺多年后,告别师父下山行走江湖,磨练技艺,结果在追杀一个恶贯满盈的采花大盗时偶然相遇,两人一见钟情,此后相偕行走江湖,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,和多次的患难,两人由相识,到相恋,最后终余彼此以身相许。

  现在两人正是要回到李香玉的家想请李正阳为他们操办婚事。

  两人在打破禁忌,有了鱼水之欢后对此事都非常的渴望,几乎夜夜春宵,乐此不疲,有时兴致一来,在野外也要作上一次!

  这不都快要到家了,因为一路急驰,两人都有些热,卓一航怀中搂着这么个天香国色的玉人,浑身火热,散发着阵阵幽香,早就绮念丛生,想入非非了,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渐暗,路上行人稀少,就缠着香玉求欢了。

  “玉妹妹,你行行好,救救我吧!我忍的好辛苦啊!”卓一航,付在香玉耳边央求着。

  “可是就快到家了啊!航哥你就再忍忍好吗”李香玉双颊绯红的说:“等到了家,拜见了我的父母以后,我就给你!

  卓一航此时那还忍的住,一双大手急不可耐的滑入了香玉的衣襟之内,掀开肚兜将那双温软香滑的丰乳轻柔的掌握,食指按住乳头有节奏的揉搓。同时把头埋在香玉的颈间,呵出阵阵热气,舌头上下舔弄着,胯下早就如柱般的小弟弟,紧紧的抵在她的屁股上,不住的挺动。

  李香玉,刚开始时,还有些害羞,强忍着内心逐渐升起的欲火,婉拒着”哥,别这样要是让人瞧见,我会羞死的“

  卓一航却毫不理会,反而变本加厉的动作着,随着他的动作的加重,李香玉浑身的躁热感越来越强烈,鼻息变的急促而沉重,尤其是双腿之间那神秘之处更是有如万只蚂蚁在爬,瘙痒难奈,只有夹紧两腿,不停的扭动。情不自禁的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

  ”哼!啊‘不要,不要!“

  最后终于经不起潮涌般的的欲浪,李香玉低叹一声”唉!冤家,我应你就是了!,可是这在马上要如何作呢?“

  卓一航听的香玉答应了,高兴的笑了:”好妹妹,你就交给我吧,保证让你玩的痛快!“

  说完将李香玉抱起,让她作在自己的双腿上,轻轻的将她的腿分开,腾出一只手,撩开裙子,探入幽径里一摸,满手湿滑。”玉妹,你都这样了,还说不要,哈哈!“卓一航促狭的说道。

  ”去,你个死人,要不是你毛手毛脚的,我如此。“李香玉娇嗔到”得了便宜还卖乖,再说就不给你了。“说完假装要夹紧双腿。

  ”别别别,哥错了,妹妹是救苦救难的菩萨,就饶了我吧!“说着卓一航,急忙抵住李香玉的腿,另一只手也离开了美好的乳房,帮着褪去了她的小内裤

  接着飞快的解开自己的裤子,威武的玉杵,高昂着头蹦了出来。然后他将李香玉香臀轻抬,一只手扶者巨物,从后面抵住那想念已久的小穴洞口,稍做调整后,将香玉臀部放下,腹部顺势向上一挺,玉杵齐根而入。填满了李香玉的温暖而紧凑的仙人洞。

  稣爽的感觉,象电流般瞬时传遍了两人的全身,几乎同时两人如登仙境般,发出了满足,惬意的长叹”啊,呼“

  ”舒服吗?玉妹。“卓一航问道。

  ”嗯,没想到这样也可以如此舒服……,喔……哼……“香玉娇喘着一边细声呢喃。一边随着马背的颠簸,上下挺动,并且主动将卓一航的手拉住放在了自己那圆挺饱满的双峰上。

  ' 航哥,快帮我揉捏。揉捏,那里好涨,快嘛!' 此时的她早就忘了害羞,完全沉醉与欲海之中。

  卓一航听了伊人有此要求,那有不从的道理,两只大手铆足了劲象揉面一样拼命的揉搓。挤压,

  受到上下两处,双重强烈快感的冲激,李香玉陷入了半昏迷状态,双萌紧闭,双颊酡红,双手无力的反勾着卓一航的脖子,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荡人心魄的呻吟。

  两人就这样坐在马上纠缠着。挺动着。忘记了一切,连路对不对也不看了。

  辛好马儿识途,知道该往那走,虽然没有主人的指挥,却没有走错方向。逐渐的已经来到了终南山的深处,一个僻静而险峻的峡谷前。

  只见峡谷内曲靖深幽,一条山间小道百转千回直通谷内,看不到路的尽头,顺着小道两边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,都是寻常之地难得一见的宝物。最奇怪的是这些花草长的错落有制,很显然决不是天地自然所生,应该是有高人栽种。

  为什么说是高人呢?很简单。一般的人何以能收集到如此之多的奇花异草,况且就算收集得到。若无相当高明的种植术,又如何能让这些原本生活在八荒各处的花草存活与此呢?

  说了这么多各位应该明白了,没错这里就是无数人景仰的武林圣地,武林盟主李天阳的家,也就是李香玉的家隐龙谷

  这时,马上的两人终于从抵死的缠绵中,回味过来,虽然意尤未尽,但看到家了,也只有作罢,下的马来,整理了一下紊乱的衣裳,然后信步走入隐龙谷中。

  两人手牵手,漫步在幽静的小道上,还不时说笑着。

  ”好美啊!“卓一航惊叹的问道”玉妹,这些花草都是你家种的吗?

  “当然啦!,这些花草都是我爹派人从天下各处的奇绝之地采回来得”

  “可是,这些花草怎么能在此生长呢?!”

  “呵呵!当然是有高人栽培咯,这个人你一会就能见到了,那就是我妈。”

  “不得了,那你妈可真是个高人了!呵呵”卓一航迷恋的看着路边的这些花草,时不时的发出两声感叹“唉!真叫人难以置信啊!”不知不觉中冷落了身边的玉人。

  李香玉如何肯干,大发娇嗔:“航哥,人家和你说话呢!你怎么理我啊,只顾看这些花草:”说完一个纵身,抛下卓一航,独自向前掠去。

  这时,卓一航才醒觉,急忙跟着香玉的背影追去,“香妹等等,我错了,给你陪不是行吗?”

  可李香玉却置若罔闻,继续展开轻功向前飞纵,逼的卓一航也使出了独门身法“浮光掠影”在后面紧紧的追着,两人在羊肠小道上,电一般的闪过,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,只留下一串急促的呼喊声。

  两人追逐着,很快来到了隐龙谷的心脏地带,一片异常开阔的平地,那坐落着一个面积不大却很有气势的庄园,庄园周围星罗奇布的栽种了许多参天巨树青刚松,松林间清烟缭绕。

  这时李香玉才停了下来,俏立在路旁等着卓一航,一转眼卓一航就来到了她的身边,一脸慌张的表情“香妹,你别生气嘛!我给你作揖了!”

  说完夸张的一弯到底,头微微扬起,偷偷的看着李香玉。

  “真是个呆子!人家那有生什么气啊!不过是逗你的,让你着急,快起来吧,这揖我可承受不起,呵呵!呵呵!”李香玉抿着嘴娇笑连连。

  “嘿嘿!女人的心秋天的云,真是不错啊”卓一航讪讪的笑了笑,站起来挨近李香玉,牵起她的手赔笑道“香妹,没生我的气就好,刚才急死为兄了”

  “对了,香妹前面的庄园应该就是你家了吧。”

  “是啊!航哥我们快走吧,还要花不少时间通过这片松林呢!”说完拉着卓一航的手,飞快的进入了松林中。

  李香玉领着一航,在林中迂回前进,似乎是踏着五行八卦的路数,但又另有玄机。

  这时卓一航才有所察觉,暗想“怪不得,方才我在林外就觉得有些古怪,原来这是个巨大的松林阵。呵呵!玉妹忽然停下来等我恐怕也是怕我一个人在林中会迷路吧!不过话说回来此阵的确奥妙无穷,让人难以捉摸,一不小心可真的回被困在林中,不知这阵又是何人所为”念及此,就要发问。

  突然,一阵急促而密集的锣鼓声自庄园处传来,李香玉乍闻此声,脸色一变,焦急的对卓一航说到道“航哥,我家里可能来了敌人,这锣鼓声就是报警的,我们再快点好吗?我好怕家里会出事。”

  卓一航应了声“好”两人施展出全身功力,向庄园奋力掠去。很快来到了庄园门口,之间大门禁闭,园内传出阵阵兵刃交接的声音。

  两人等不及打开门,一个纵身飞上了墙头,向内望去。看见院中的校场上,密密麻麻的很多人围成一圈,圈中一个风神俊秀的中年男子,正于一个身材火暴的红衣女子紧紧的斗在一起。很显然的男子稳占优势,此时正悠闲的手拿一把玉扇,来回抵挡着红衣女子急如暴风雨般的进攻,周围的人应该都是中年男子的门徒,却不帮忙,只是时不时的对男子精妙的招式发出阵阵喝彩。

  “还好,没事”李香玉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弛了下来。“香妹,场中的中年男子该不会就是伯父大人吧!好高的武功啊!”卓一航兴奋的问道。

  “谢谢航哥的夸奖,呵呵,爹他老人家听到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李香玉满脸自豪的笑着。

  “咦,这个女子的武功好怪,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招,阴毒异常,不知是何门何派的剑法。”卓一航讶异的看着场中的红衣女子。

  “恩,是啊这种剑法真的好古怪,招招取人要害,毫无回旋的余地,简直就是在拼命嘛!”香玉点点头“不过放心,爹能应付的”

  话音刚落,红衣女子忽然使出一招,只见她腾空跃起,在空中顺势一折身,双手握剑,身体急速旋转,对着李天阳直刺而下。这可是一招完全不要命的招式。

  很显然她想与敌共亡。

  之前一直都很轻松写意的李天阳,此时一脸凝重,双眼流露出警惕的目光,他已经看出了红衣女子的意图,不敢怠慢,轻喝一声,左掌一挥在身前转了一圈,部下了一道罡气形成的墙,护住全身要害,同时右手展开玉扇,手腕一抖,空中顿时漫起连绵不绝的扇影,对着从天而降的剑花迎了上去,一阵乒乓声后,忽然“啊!”的一声惨叫,红衣女子,被强劲的气流,震的倒飞出三丈开外,一口璎红的鲜血飞溅而出,“扑通”一声跌到在地,昏死过去。

  而李天阳这是也是气喘吁吁,显然刚才这一招耗去了他大量真元,此时的他已经很累了。

  “哎呀,好险,刚才爹爹差点就受伤了!”李香玉马上跃下墙,娇呼“爹,你没事吧,女儿吓死了”边喊边快步走向人群中的李天阳。卓一航也快步跟上。

  李天阳骤闻此声,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,回过头,朝女儿挥手示意,并摇头表示没事。

  突然从较场对面的墙上闪出一条人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向校场飞来,转眼到了跟前,嗖的一声,举剑刺向李天阳背后,此时的李天阳以是强弩之末毫无还手的余力,眼看就要惨招暗算,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又一道身影扑向李天阳,挡在了李天阳的身前,硬生生替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剑。

  当被这一突发情况惊呆的众人清醒过来时,前后两个人影早以斗在一起。李天阳则安然无恙正密切关注着打斗的情况。原来救李天阳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好赶到的卓一航,此时他正施展出师门绝艺“雷霆剑法”全力与刺客周旋着,再看那刺客,又是一位女子,一身紫红色紧身装扮突显出窈窕的身材,面容娇好,堪称绝色,只可惜一脸阴狠之气,让人胆寒。

  她显然是和红衣女子一路的,使的剑招与红衣女子一样辛辣,狠毒。不过却比红衣女子功力更高,剑法更刁钻古怪。没多久就逼的卓一航只有招架之功,无还手之力。卓一航虽然虽然全力应付,无奈技不如人,一时间险象环生,好几次都差点中剑,

  这时在旁观战的李香玉见势不好,娇